武道者再强,也抵不住狙击弹,陈轩心头清楚,现在可不是肉搏硬拼的时候,必须充分利用火力。
 
    “嗯,不过要是那些血鲨雇佣兵跟武道者,一起冲进来,倒是比较麻烦。”丁九是觉得那么多人一下冲进来,又是枪又是武道者,他分身乏术,拼了命也挡不了多久,那就白死了。
 
    “我去帮你,我跟你一起在前面对付他们,也好有个呼应。”楚梦梵也悍不畏死的,提出要正面迎敌。
 
    她一直认为自己已死过一次,是陈轩帮忙捡回一命,还没报答。
 
    这次正好还有机会为陈轩付出一些,哪怕是就给陈轩增加一丝生的希望,她觉得也值得了。
 
    她心底深处还有另外的小后悔,昨天晚上,为什么不干脆把自己身子给了他呢,他是那么的想要。
 
    而自己二十出头了,还没尝试过跟男人做那种事的滋味。
 
    “呼应什么?你个女娃儿别瞎掺和,碍手碍脚的,我一个人,才放得开。”丁九却断然拒绝了楚梦梵。
 
    他知道楚梦梵是好意,他也心里暗赞楚梦梵的骨气和勇敢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女孩子,能做到这一点的不多,比华英杰之流没羞没臊的软骨头男,那是更胜百倍。
 
    那华英杰话说得多么好听,要怎样怎样以死保护楚梦梵,会让敌人从他胸口踏过云云,但生死关头,立马弃队友不顾,投敌而去,实是猪狗不如。
 
    患难见真情,生死见真义!
 
    当丁九说到,担心血鲨雇佣兵会一起冲进来,陈轩进入沉思状态。"【本章节首发.爱.有.声.小说网,请记住网址(.au)】
 
正文 第325章 离间
 
    "陈轩很快想到一个主意,生死存亡之际,不及细想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。【.au.】
 
    他朗声用英语,对外喊话:“血鲨的兄弟们,你们被人卖了,都还帮别人数钱呢,刚才没听那扶桑女人说,弄出这种国际事件的目的,都为了对付我一个人吗?但我猜,付钱给你们的,不是她吧。”
 
    陈轩此言一出,外面血鲨雇佣兵的叫嚣,忽然安静下来。
 
    陈轩心中暗喜。
 
    看来自己猜得没错,血鲨雇佣兵还是受其它势力派遣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对华夏突击队使用离间计,来而不往非礼也,老子也给你们来一下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感受到很多血鲨的人,面带狐疑,看着自己,知道不太妙。
 
    她赶紧故意“咯咯”笑了两声,对洞里叫道:“都这时候了,你还想对我们用可笑诡计,虽然我也是为了对付你,但我们和血鲨的总体目标,是一致的,那就是灭一灭华夏的气焰,占领玄武岛。”
 
    她这话,实际上是解释给血鲨雇佣军听。
 
    “我看不见得吧,”陈轩早准备好下面要讲的话,中气十足的侃侃而谈,“你明知那些岗哨的雇佣兵,不是我们对手,却不通知他们撤离,让他们白白死去,哦,对了,还有你设下狠毒陷阱,故意让洞里还在睡觉的人给我们杀,这不是出卖自己人是什么?”
 
    “刚才你知道我们在洞里,必定会火力全开,反戈一击,而你们自己不冲,却叫血鲨的士兵,冲进来送死,难道还不居心叵测吗?他们死光了,你们扶桑人分钱更多是不是啊?难道他们的命,就不值钱吗?你们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闭嘴!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……”舞月落香见血鲨雇佣军,许多人开始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,赶紧阻止陈轩继续说下去。
 
    可是陈轩当然不能放过这机会,趁热打铁,打蛇随棍上。
 
    他用更高的声音,盖过舞月落香:“你看,她心虚了不是?我可不是胡说八道,我这说得都是有根有据,事实都摆在眼前,我只是提个醒,让别人家死,也死个明白。”
 
    “你住口!”舞月落香大叫着,奈何声音比不过陈轩,而陈轩也说中几分,因此她声势上明显不如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的二师兄,不太懂英语,只是见舞月落香着急,忍不住又对她说:“师妹,别说了,进攻吧!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没血鲨这些垃圾雇佣兵,我们也能杀了他们!”
 
    “哈哈,血鲨的兄弟们,你们有懂日语的吗?听到刚才他用日语说什么了吗?他说你们是垃圾雇佣兵,说你们死不足惜,等杀了我们,到时候连你们也干掉,到时候他们分钱更多,而且这个岛,扶桑人也想要,据说是这个岛有宝藏什么的……”
 
    陈轩抓住剑忍二徒弟的话,死咬不放,还加油添醋,故意瞎掰一通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任何机会都不能错过。
 
    “你!你这阴险卑鄙的诡诈小人,我不会再给你机会!”
 
    舞月落香破口大骂,陈轩的话把她气得不行,舞月落香失去了耐性,大吼道:“大家一起上!等下把他舌头给割下来,看他还怎么胡言讹语,逞口舌之能。”
 
    “请稍等,落香小姐,”血鲨雇佣军走出一个高大威猛,满脸胡子的大汉,看起来是血鲨的头领。
 
    他对舞月落香说道,“既然你们的实力,已经足够胜过他们,我们还是负责把守洞口吧。当然,我不是被那个陈轩挑拨。”
 
    “乔伊队长,你这是干嘛?一起冲进去不是更省事吗?你要知道,非国这次全权委托我负责指挥,你是想违抗命令吗?”舞月落香不满道。
 
    “落香小姐,我想你误会了,我不是违抗命令,确实是我们血鲨,已经损失惨重,我得为手下的士兵考虑啊。你们强大的实力,我们已经见识过,所以我对你们很有信心。”乔伊队长说的委婉,语气却很坚决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舞月落香心知,这其实就是陈轩这奸徒,离间计的效果。